演好自己,藝術長青
角兒一點訣6
演好自己,藝術長青
全身都有戲──小咪 2002/12/03
  以歌舞成名的小咪,從不諱言自己不是「歌仔戲底」,卻以其浸淫在舞蹈中數十年的身體去觸類旁通,尤其在演當代新編戲時,更可見她比誰「活」。小咪以實力突破門戶之見,成為各劇團爭相力邀的名角。◎施如芳(本站編輯)  人前光鮮亮麗的表演工作者,生活型態往往都是越「夜」越美麗。可是,已經在舞台上屹立三十餘年的小咪卻不然。即使在有公演的日子裡,前一刻還看到她在台前活靈活現地扮演劇中人,謝完幕下了台,只見她在戲迷圍觀下,不疾不徐地卸妝,過一會兒再要找她,她已經素臉常服正在回家的途中。
  這樣的小咪,讓人不禁聯想到童話故事《Cinderella》,故事中的「灰姑娘」得趕在時限前離開宮廷舞會現場,因為她知道,被仙女點化出的一身繁華終會在鐘敲十二響時消失。繁華瞬間消失,對小咪來說不是強說愁,而是刻骨銘心的親身經驗。
敬業證明藝霞精神不死
  年紀稍長的人都記得,小咪在「歌仔戲名角」之外有另一個更顯赫的頭銜是「藝霞歌舞團台柱」。藝霞歌舞團創立於民國五○年代初期,從賠本苦撐、漸入佳境,到後來在台灣家喻戶曉、名揚東南亞,小咪所帶領的眾「霞女」,就穿著炫耀的服裝,在光漾漾的舞台上痛快淋漓地跳了二十三年的舞。然而到了七○年代,台灣房地產狂飆,藝霞歌舞團往年巡迴演出的大戲院都改成多廳,或拆掉重建大樓,致使這個活在很多人記憶裡、曾受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指名致敬的本土歌舞團─藝霞,被迫在民國七十三年曲終人散。爾後,小咪曾至著名的餐廳作秀,前去捧場的霞女們感傷逝去的舞台,竟抱頭痛哭。
  藝霞的燦爛年華固然一去不返,但因小咪轉戰重回劇場的歌仔戲,並以實力突破門戶之見,成為河洛、黃香蓮、唐美雲等各劇團爭相力邀的名角,十年來,台前台後她都身體力行,證明藝霞的精神不死。其中,最為人津津有味的便是小咪的敬業。她從無遲到早退的紀錄,在流長蜚短的排練場上,她只專注於戲,不管戲份多或少,不管被派演的是生、旦或丑,不管戲本身好或不好,她都有辦法透過表演,讓自己的角色恰如其分,倘若演到好劇本,如《天鵝宴》,小咪所飾演的古直近乎迂的七品官「郿道九」一角,更要令人拍案叫絕了。
造型改寫人物的行為動線
  有人說,小咪唱的歌仔調在轉韻行腔上,有濃重的「演歌」味道,本身是戲班囝仔、卻以歌舞成名的小咪,從不諱言自己不是「歌仔戲底」,很多歌仔戲演員拿程式演戲,從沒演過「活戲」的她,卻以其浸淫在現代、芭蕾、民族、爵士等舞蹈中數十年的身體去觸類旁通,尤其在演當代新編戲時,更可見她比誰都「活」,正如其啟蒙老師王月霞所形容的:「小咪一踏入舞台,就全身都有戲了!」
  對她來說,「全身都有戲」靠的是舞蹈的紮實幼功和演員的天份與自覺,只能意會,難以用所謂的表演方法或理論來言傳。不過小咪強調,從藝霞到歌仔戲,她作的都是「劇本戲」,也就是說,台上眼見耳聞的一切,都是事先由編劇(舞)、導演嚴嚴謹謹地排定的,即使演的是最有資格和台下互動的丑角,「也是尊重編導給的主幹,演員才能就人物作少部分的生枝發葉」。
  在即將演出的《鼠鬥龍爭》中,小咪擔綱主角之一的「婁阿鼠」。河洛的《鼠》劇改編自崑曲的經典劇目《十五貫》(註),崑曲的婁阿鼠人如其名,不僅外貌獐頭鼠目,連表演動作都刻意揣摩猥瑣的鼠行鼠狀,可說從造型到人物塑造,「婁阿鼠」都是一個不折不扣、無意攢取絲毫同情的大反派。小咪完全不知道這些來龍去脈,她說導演傳達給她的人物概念是,就像她之前在《白賊七》中所演的「白賊七」一樣,本性不壞、但刁鑽衝動的囝仔胚角色。因此,小咪詮釋出的「婁阿鼠」除了眉清目秀,行為動線也改為「沒錢為病中的母親抓藥,只好去賭博,不幸賭輸,進而見財起意,失手而殺了肉販子尤葫蘆,最後又將錯就錯,直到罪證確鑿才俯首認罪」。
小咪就是小咪
  在小生、小旦當行的歌仔戲舞台上,小咪未必能時時站在台中央,對此,真正嘗過繁華滋味的她,早就釋懷了,她說:「時候到了,演彩旦又何妨?總沒有人可以一輩子佔著小生、小旦的位置吧。」但無疑地,視表演如生命的小咪總是讓自己保持在最佳狀態,只要她一出現,無論角色輕重,她就是能讓人眼睛一亮,然後幽幽吐出一句充滿歷史感的讚嘆:「小咪就是小咪!」
◎ 註:《十五貫》為近代新編戲,在崑曲中有所謂「一齣戲救一個劇種」的經典地位;河洛改編自該劇的《鼠鬥龍爭》不久前曾在公共電視台播出。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私房菜

lushcnytvsskk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